Chyu

线稿

水彩上色breathe
b站视频bgm创新者

vip们在哪  我想龙龙了😭
WITHOUT YOU
EVERTHING IS HARD
THIS DARK NIGHT
THIS COLD WORLD
ITS TOO HARD TO ME

前面那纸质的昆仑君本来就决定放手绘板上画画来着  结果本来效果可以的 就是图层上的一些破问题 改的背景像一坨💩不忍直视

原画不加滤镜  史上头回厚涂 勉强就这样吧  下回涂个妹子

回头用板绘再画一遍~
说来左右俩个是巍澜的同一瞬间呢~
邓林之阴 初见昆仑君 惊鸿一瞥 乱我心曲

TO KWON JI YONG2018 31岁生日快乐!

今天2018年8月18日 
首尔时间24:00
巴黎时间17:00
北京时间23:00
我在北欧旅行途中,哥哥在军队。
今年哥哥31岁了,
生日快乐  생일 축하합니다
自从开始喜欢你,每年你过生日,我都会发一条朋友圈,但多数是以想要掩饰的心情。
我以前从来就觉得,真心喜欢一个人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我喜欢你不是我的风格。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毫不起眼的女孩,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默默地喜欢你,永远不求回报的。
我曾经仔细想过你在我生命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但这种思考往往无疾而终。
因为你在我的生命中大可以什么都不算,甚至不算一缕擦身而过的清风,只能是天边望一眼就摄人心魂的彩霞。
我总喜欢思考我做的每件事的意义是什么,那么“喜欢你”这件事的意义是什么,我只能说,我记得每一个喜欢你的场景,我记得每一个你带给我的改变。
记得高一我还没能住到高中附近,还是从很远的地方坐长途车去学校。北京的冬天,公交站台,人挤人也没有更能暖和一点。耳机里放的是blue温暖的旋律,让我感受到冬日的一腔柔意。
从那时起,我就可以在一首歌里分辨出你们每个人的声音了。
高中军训时,条件实在太恶劣了,一晒就是一下午,训练很累,环境很脏,我就坐在宿舍十几人一间并且苍蝇乱飞的硬板床上,一遍遍看之前就下好的heartbreaker的mv。然后一帧一帧地截图,给身边的朋友安利你。
我还记得以前的自己——一成不变,不喜欢改变,甚至颜色都不能接受黑白灰蓝以外的颜色;是女孩子却也完全厌恶穿裙子——是个对自己没有自信,非常内向自闭的人。
我当时看着你,就想,怎么会有这么酷的人,怎么拍都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也许你有些夸张的造型不是很多人都能够理解,但是在我来看,完全颠覆了我对服装的看法。
你告诉我搭配有无数种可能性;穿衣的艺术,不对任何人有框架的限制。
粉色和裙子并不是女孩子的特征,也可以穿得很酷,也可以变得很优雅很可爱;一身黑白的简单穿搭也可以用一条系在手腕上的花色丝巾来作为注目点……
我还记得,在多少个夜晚,bigbang的歌单陪伴我入眠。就很奇怪,不开心时会心情转好,不平静时会变得镇定,明明不是舒缓类的曲调。
高三最痛苦的时候,我有轻度的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想过要用刀自残,每天都在一种浑浑噩噩充满痛苦的状态中度过。有一段时间,每天早上,地铁站上滚动的广告有一个是你代言的沙宣醒发水,我只要在路过站台的时候恰好能看到你的照片就能很高兴。尽管可能只有早晨是高兴的。那是阴霾里的一小束阳光。
made巡演那阵,你好不容易要来北京了,我正在期末考要紧的时候,可我还是厚着脸皮央求妈妈帮我抢票,尽管我也没有什么考好试作为筹码。最终不出意料地,使劲掐点也没能抢到票。因为知道你明年就要去入伍了,所以这没准就是最后一次了有些难过。
之后有了限韩令,你的个人演唱会也没能来中国开,我没有能力跑到香港日本去看,很遗憾。
记得我在qq音乐上买以你为命的个专KWON JI YONG。但只是一张而已,没有像其他粉丝那样买很多很多张然后强行送给别人听。我知道她们在刷销量,但是我没有理由去浪费爸妈的钱去给并不喜欢你的人安利你,喜欢你的人自然会在你的音乐里找到你;即使你的粉丝一人买一张,也会有庞大的销量。
说实话我第一遍听完这张专辑没有太多感慨,甚至怀疑你是不是水平下降了。直到有一次去朋友家,夏夜,我们在屋顶上吃烧烤,三个人一起躺在北京的夜空下,我用蓝牙音响放你的歌Untitled。你知道那种感受吗?我仿佛能感受到你的声音随着风轻轻地飘向远处,淡淡的清爽的凉意从灵识萦绕全身。那天北京的夜空也少有的明净,甚至可以看到稀少见到的满空星星。闭上眼,我觉得心里从未有过的宁静。
我都想要抓住这样短暂却惊人的美好,甚至已经开始为马上失去感到遗憾——要知道在我过去千篇一律的枯燥生活中,头一次有过这样的体验,可以说是惊艳了。
那时我突然认识到,我和你所经历的多姿多彩的生活差的有多远,我还没感受到的音乐的令人震颤的美好是因为没有过相应的人生体会,只是没有遇到相应的情景。
只是后来我再听这首歌,却失去了那种感动。只剩下了那天的感受。
随着对你一点一滴的了解,知道你在百变炫酷的外表下是个可爱爱害羞的男孩子,最开始也是因为你的笑容喜欢上你;喜欢你的小奶音,喜欢你霸气而傲娇的个性……最喜欢的却是你对音乐认真的态度。
我觉得值得所有人共勉。
要说你站在那样闪耀的位置,在浑浊的娱乐圈里,明明可以像大部分偶像那样逐渐向演戏圈转移,明明你有那样厉害令人羡慕的天赋,却拒绝了任何找你演戏的人。只是在无限挑战的电影里友情出演了一回反派boss,还是因为和无挑是多年的好友。我开始是以为你不接戏是因为你演不好,但是这部电影我看完了——原来不是。
执着而又任性地喜欢着音乐,是你不接戏的原因。你在我们的眼里也是这样的一个小疯子。巡演的每一场舞台都连着两个多小时的跑跳不间断地唱歌,尽管一度累到晕过去,我知道你很享受这样的舞台。我深更半夜从视频里看首尔终场时,看到一半我就想说,哥哥你休息一下吧。那首“噩梦”是在水幕中完成的,看见你像个小疯子一样在水里来回跑,心里就想不知道淌在你脸上的,是水还是泪水。弹幕里看大家都在讨论,说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都说情之所至,从你的表情上我们都可以看出来。不过说实话我有些酸心emmmm。
噩梦这首歌又成了一首我可以无限循环的歌。
我从来都是低调地喜欢你,从来没有到微博上去参加过骂战。只是那次你的战友曝光你的个人信息的事情发生后,我在百度这条新闻后留了言。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这士兵是有病吧 哥哥当初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服的兵役 他是想要报效祖国才选择去最苦的地方 可现在我看那地方还不是最苦的 居然还有时间观察和记录哥哥的隐私 哥哥总是说他每次开全球演唱会都还是觉得韩国最好即使韩国的场地不是最好的 即使世界各处都有他的粉丝 可是最后他最信任的愿意报效的应该并肩携手祖国和战友都这样对待他 他难道不是个普通的人么 只因为是公众人物就应该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么我们想知道他在那里过的怎么样想给他鼓励而并不想知道哥哥的隐私信息。士兵的女友那样的才是真恶心的人 才不算是vip”
然后肯定的,有人站队支持就有人喜欢当个无知的黑子,想要恶心我一下。明明什么也不了解,就可以随便开黑。
有的人说“报效祖国?如果能不去,他一定不会去的。”是呀,如果能不去你一定不会去的,因为你还有千千万万在苦苦等待你回归的粉丝,你还有未完成的歌。我记得有个人说过我觉得很对:“让权志龙进军队才是韩国歌坛最大的损失。”每一天都是损失。
但我觉得你是很高兴进军队的。在公众的眼皮底下忙了四年多了,也该歇歇了。尽管身体会很累,但是精神会满足吧,因为我知道我也确信你有多么热爱你的国家。
你曾经多次和美国音乐人合作,是为了把韩语歌曲向世界推广;你在世界范围内开巡演,但是你说你最喜欢的还是韩国,最让你感动的还是韩国的粉丝……
我很羡慕,也很遗憾我们不是一个国家的人。但我知道你让我知道的是,无论如何都要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们都有自己需要守护的信仰。
flower road这首歌是你留给我们的礼物,谢谢。本以为再没有歌留给我们了,我一拿到就单曲循环来着。后来还买了一件黑色应援衬衫,背后印着flower road,我想在你们归来的演唱会上穿。
还有什么想说的……就是我很惭愧,喜欢你这几年没有时间也因为一身懒骨韩语日语都没能学好。我会把下一学期作为起点好好努力的,我也会好好学英语,给你的花路归来做准备。
我以前拿来做屏保的你的照片们都好好的存着。只要是可以有屏保的地方——电脑手机ipad,我都换上你的海报。我懒得找什么适合的图片,因为我知道只要是你的海报我都会觉得合适。这已经变成了一种下意识的操作。
我只想说谢谢,谢谢你的陪伴。
认识你的美好,是我的幸运。
刚才在海上没网本想等整点  最需要的时候就是没网……

惊鸿一瞥 乱我心弦
最后不想改了 虽然脸还是看起来难受
纪念第一次完整的用sai板绘
朱老师原谅我……巍巍原谅我……朱一龙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好帅